胶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QE能否成为欧洲经济新引擎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0:51 阅读: 来源:胶垫厂家

QE能否成为欧洲经济新引擎

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宣布,自今年3月9日起到2016年9月,欧央行每月将购买600亿欧元资产。届时,若通胀继续低迷,量化宽松政策(QE)将延续至明年9月以后。3月9日开始,欧央行将以负收益率购买债券,只要收益率在购买时不低于该行的存款利率即可。目前欧央行的存款利率为-0.2%。  当前的欧洲经济面临重重困难,欧央行认为,结构性改革是关键,但一些国家并不愿采取此类措施。德拉吉则表示乐观,他指出,1.1万亿欧元量化宽松计划会使多年停滞的欧元区经济逐渐增长,虽然经济仍有下滑风险,但在最近的货币政策改变以及油价下跌后,这些风险已经减弱。他认为,QE大大降低了油价引发通缩螺旋风险的可能性。

对此,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QE的启动只是一个起步,未来要面临的风险还有很多,QE到底能有多大成效,还需要时间来考验,不能盲目乐观。  QE是欧元区经济“强心剂”?  欧洲央行将其对今年经济增速的季度预测从去年12月做出的1%上调至1.5%。欧洲央行预测,如果完成该量化宽松计划,2016年和2017年欧元区经济将分别增长1.9%和2.1%。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国际直接投资(FDI)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欧洲的QE,简单来说就是增发货币,即引起通货膨胀。对通货膨胀的看法,现在与过去已有所不同。过去,我们认为通货膨胀会导致人民购买力下降,是政府强行拿走老百姓手里的钱;而现在通货膨胀却被普遍认为是好事,各国的通胀率若是低于2%就会被认为有通缩的风险,甚至被视为经济缺乏活力,与经济萎缩划上等号。”  卢进勇进一步分析称,欧央行推行QE是迫不得已之举。首先,欧洲的经济缺乏活力,通胀率低。美国利用QE恢复经济成效显著,此外,一些发展中国家也纷纷尝试通过推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提振经济,且大部分颇有成效。欧盟虽然一度坚守不做量化宽松和通货膨胀,希望利用经济内升维持经济的稳步增长,但在其经济增长长久虚弱的压力之下,加之别国成功范例的激励作用,欧央行最终决定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给经济增加动力。其次,欧洲本已存在的主权债务危机使得一些国家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增加,直至今日,欧元区内债务危机的影响仍未完全消除。另外,油价下跌导致欧洲生产成本和生活成本的下降,如果没有QE的冲抵,很可能导致通缩风险的进一步加剧。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熊爱宗告诉本报记者,欧元区排在第一的风险仍然是通缩,这也是QE推出的主要原因之一。今年上半年,在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继续走低的情况下,欧元区通缩压力可能会继续加大,欧央行也将今年的通胀预期从0.7%下调至0.0%,说明通缩压力将于今年持续存在。不过,随着QE的实施,明年的通缩形势可能会有所好转。除此之外,另一方面原因在于希腊债务问题仍未妥善解决。尽管2月份希腊和欧元集团达成了债务延期协议,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找到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方法,希腊债务危机在延期协议到期之后,仍可能会反复,并波及其他国家。  卢进勇同时提醒,QE实施后的影响仍存在风险和未知。首先,通过QE推高通货膨胀后,经济与就业能否跟上是其中潜在的风险因素。其次,QE推出后,欧元数量随之增加,欧元汇率很可能处于波动之中,总的趋势会走低。  “推动欧元价格走低,促进欧元区出口是QE要达到的目的之一,未来随着美国经济的好转,加息时点不断临近,在欧版QE的推动下,欧元可能会继续走低。”熊爱宗认为。  欧央行呼吁QE与结构性改革配套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经济学家肯·瓦特瑞特?Ken Wattret?曾表示,根据最新的通胀预测,在明年9月之后延长量化宽松计划的阻力将很大。同时,苏格兰皇家银行经济学家理查德·鲍威尔(Richard Barwell)也曾向媒体指出,欧洲央行正采取必要的货币措施,但政治上改革的时间已经非常紧张。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经济将会在某个时点改善,利率会有所升高。到那时,那些改革滞后的国家将会付出代价,它们可能会拖累整个欧元区。然而,在此情况下,仍有一些欧元区领导人表示,不愿意采取结构性改革。  那么,欧元区领导人为何不愿意采取结构性改革?欧央行呼吁的结构性改革是配套QE的必经之路么?  “所谓结构性改革是指欧元区国家从财政结构与金融结构上做出改革。从财政结构性改革上来说,欧元区的很多国家都有财政赤字,结构性改革需要先把赤字压下来;金融结构性改革主要是针对商业银行的改革。改革是存在风险的,但如果不改革,即使推出了QE,企业虽然更容易得到钱,国家却仍然难以达到经济预期。”卢进勇说。他提到,欧元区一些领导人不愿意做结构性改革是因为有些国家前几年刚刚进行了改革,对已经超限的部分做了调整,需要时间进行稳定和观察;同时,还有一些国家由于减少了财政支出及社会福利而出现了工人罢工和游行,所以结构性的调整和改革不能过快、过频。  卢进勇表示,欧央行并非强制性要求各国进行结构性改革,只是一种呼吁与建议,此呼吁是基于货币角度指出经济中存在的潜在风险,旨在帮助欧盟各国的经济恢复并使其活跃增长。  是否该买希腊债券  对于德拉吉称债券购买计划不包括希腊和塞浦路斯的表态,熊爱宗认为,“买与不买都是问题。”他表示,如果欧央行长期不买希腊债券,将会削弱其维护欧元区整体金融稳定的决心与态度,也不利于维护市场对于希腊债务危机的信心;但是如果买,将从某种程度上视为对希腊政府的“放纵”,同时也会加大欧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风险。  卢进勇则认为,欧央行不买希腊债券的主要考虑在于希腊的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不确定其6月退欧的风险会不会加大。如果欧央行买了希腊的债券,相当于买了一部分有风险的债券,甚至是“坏账”,欧央行给自己增加的可能会是“不良资产”。另外此举也可能是向希腊施压的一种手段。  那么,QE又能否成为帮助欧洲经济走向强劲的新“引擎”?  彭博新闻社称,积极的舆论反应显示出对QE项目提振欧元区19个成员国经济走上复苏轨道的乐观态度。而风险在于,这仅仅是另一个虚假的黎明,欧央行未来需要做得更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