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外资控盘赚取垄断暴利中国大豆产业遭遇危机垂果南芥

发布时间:2020-11-04 07:19:47 阅读: 来源:胶垫厂家

外资"控盘"赚取垄断暴利,中国大豆产业遭遇危机

垄断着国际大豆贸易的国际粮商们,已将触角伸到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中国进口约占全球总进口量的三分之一。一方面是美国政府对大豆的巨额补贴,一方面是国际粮商通过大量参股中国的大豆压榨企业,逐渐控制大豆渠道。他们的战略明确:低价买入南美及享受巨额农业补贴的美国大豆,再高价卖给中国的压榨企业,赚取垄断的贸易利润。而留下的,则是中国压榨行业的低利甚至亏损,以及中国本土大豆的滞销。外资基本完成了在中国的战略布局,在控制了中国大豆60%的实际加工能力后,国际粮商同时控制了中国大豆的进口,ADM、邦基、嘉吉和路易·达孚四大粮商已经控制了中国80%的进口大豆货源。有关中国农业在加入WTO后将受到进口农产品冲击的忧虑,在入世后的5年终于成为现实。不过与最初预想的不同,冲击中国农业的并不是国外农产品的质优价廉,而是美国对豆农的巨额补贴及国际粮商在全面控制中国农产品加工、贸易环节后,向中国倾销农产品。中国的大豆产业已经成为中国受到境外资本挤压的产业“样板”,民族大豆加工业面临全军覆没的风险,国产大豆价格暴跌,销售困难,豆农苦不堪言。本土压榨企业覆没在三年前就曾担心中国大豆出现“拉美化”现象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程国强说,自2004年大豆危机以来,跨国粮商正在形成对中国大豆加工业的垄断布局,形势严峻。拉美国家作为全球大豆主产国,大豆产业已经被国际粮商牢牢控制。据《第一财经日报》调查,中国目前的大豆压榨能力已经超过7000万吨,日压榨能力为19万吨左右,实际开工量在3500万吨左右。现在全国正在开工的大豆压榨企业共有97家,其中有64家为外资参股的企业,其日压榨能力为12.1万吨,也就是说,中国大豆实际压榨能力60%以上目前都属于外资企业。另外,外资还在兴建一些大的榨油企业。实际上,中国大豆加工业的外资企业,绝大多数属于ADM、嘉吉和邦基三大跨国粮商,他们已经掌握了中国近三分之一的大豆加工能力。目前,ADM在中国已经参股了13个加工厂,总加工能力约1500万吨,同时今年拟通过其控股的托福公司收购华农集团30%的股份;嘉吉已在东莞、南通等地投资建厂,总加工能力约250万吨,今年还拟收购其他工厂;邦基已经收购山东三维。外资基本完成了在中国的战略布局,在控制了中国大豆60%的实际加工能力后,国际粮商同时控制了中国大豆的进口,ADM、邦基、嘉吉和路易·达孚四大粮商已经控制了中国80%的进口大豆货源。程国强预测,跨国粮商初步完成了在中国的战略目标,今后2~3年内,跨国粮商将可能完全垄断我国大豆产业的布局。国产大豆无优势国际粮商控制了中国的大豆压榨产业,大量使用进口大豆。就榨油来说,中国本土大豆没有竞争优势,国产大豆销售困难,农民利益严重受损。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大豆压榨企业收购东北大豆的资金成本非常高,以黑龙江为例,黑龙江收购的大豆,压榨企业每吨的平均利息成本达到了70元,因为黑龙江的大豆只能一次性收购,不能回流,一个大型油脂企业每年的资金周转只能达到2.8次。但是如果在沿海买进口大豆,压榨企业每吨豆的支出成本只有20元,两者相差50元钱。所以企业从资金成本考虑不会用国产大豆。国产大豆的收购成本非常高,黑龙江的榨油企业收购农民的大豆,装卸、验收、收购人员的成本和场地租用费等平均收购成本是75元/吨。在沿海,一艘大豆进口货船靠上码头,从船到车间的平均成本只有约18元/吨。另外黑龙江省是产区不是销区,把黑龙江的大豆运到大连或者上海,运费约70元/吨,而这70元费用市场是不承认的,只能由榨油企业负担。几项费用加起来,合计达到177元/吨。也就是说中国的大豆只有比美国的大豆低177元/吨的时候,才能与美国大豆具有一样的竞争力。另外,东北大豆的水分比进口大豆高,黑龙江的平均水分达到14%,而进口大豆为12%。大豆价格即使按照2000元/吨计算,两个水分就相差40元钱。所以实际上国产大豆价格至少比进口大豆价格低217元/吨,压榨企业采用国产大豆的压榨利润才能与进口大豆持平。一位榨油企业老总说,以前都认为进口大豆质优价廉,那是认识误区。美国和阿根廷大豆的出油率、蛋白率都与中国大豆相差无几,只是巴西大豆高油高蛋白,但是色泽不好。美国大豆的竞争力就在于它是依靠巨额的补贴进来的,而我们的豆农没有补贴,怎么能和进口大豆竞争。国产豆销售困难农民苦不堪言随着外资对中国大豆压榨企业的渗透,外资企业越来越多地采用直接从原料产地采购大豆的方式,中国的大豆贸易商生存困难。受国际粮商控制中国大豆压榨能力影响最大的就是中国的农民,外资榨油企业更多的使用进口大豆,中国大豆进口量日益庞大,据预测,2005/2006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将达到创纪录的2700万吨。沿海外资榨油厂基本以进口大豆为主,中国大豆仅仅作为“备用”。目前主产区面临严重的卖豆难问题,中国大豆边缘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据中国大豆网总经理刘兆福介绍,目前黑龙江农民手中还有20%的大豆没有出售,比往年高了一倍,部分地区的比例更高得惊人。黑龙江佳木斯地区的一位乡镇党委副书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目前他们镇的农民手中还有60%的大豆没有销售,现在价格越来越低,农民苦不堪言。商务部国际经济研究院一位研究员表示,在最初加入世贸的时候,我们担心国外低价农产品冲击中国农业,现在看来不全是这样,我们的大豆价格低,还是没有人要。中国加入世贸时我们担心的农产品竞争力弱的问题,现在已经开始显现,这不单单是表面的国际市场低价农产品对我们的冲击,更是下游加工业被控制后,对中国农产品的排挤。从大豆产业可以看出这样的问题。****相关链接:国内企业如何度过大豆危机商务部国际经济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室韩秀申建议,如果中国大豆加工真的受到外资垄断,中国企业可以向商务部申诉,通过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对于中国大豆产业的危机,业内人士已经给予足够关注。专家群策群力,共同商讨对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程国强认为,导致中国大豆出现今天这样的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大豆缺乏行业组织协调机制和整体规划,盲目投资,加工能力严重过剩。目前中国大豆加工能力在7000万吨以上,但实际加工仅3500万吨。他建议,为了防止大豆行业落入“拉美化陷阱”,应尽快制定大豆产业发展规划,暂停批准新增大豆加工项目,加快出台反垄断法,全面评估外资垄断对就业、市场和产业安全的影响,采取措施扶持中小加工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商务部国际经济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室韩秀申建议,如果中国大豆加工真的受到外资垄断,中国企业可以向商务部申诉,通过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进口大豆事实上已经构成对中国的倾销,并已经对中国的大豆产业构成了伤害,证据有两个:一是大豆价格急剧下滑,已经达到了成本价格,农民的利益受到伤害。中国大豆的播种面积已经急剧下滑,大豆产业受到了伤害。他建议政府部门应该调查进口大豆的倾销问题。程国强同时建议,应尽快建立大豆行业组织,由行业协会对大豆进口实行统一对外、集体采购,推广长期供货合同,打破跨国公司垄断,同时可以避免国际粮商随意定价,偷逃税款。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早在两年前,就已有国内的榨油企业推动有关部门建立“中国大豆协会”,但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立。不过有新消息称,中国大豆协会成立的事情已有进展,不久将正式建立。中国油脂企业大量为外资收购,与其自身缺乏防范和控制国际市场风险的经验、手段密切相关。2004年大豆危机根本原因就是中国油脂企业不善于利用期货市场管理风险,招致巨额亏损,才给了外资可乘之机。2004年3月,中国大豆企业因缺乏经验,在折合价格约4300元/吨的历史最高价附近集中采购大量美国大豆,并且没有做相应的套期保值对冲风险。在随后的一个月,大豆价格跌至3100元/吨,中国企业被送上绝路。在这次大豆危机中,山东依靠进口大豆的企业几乎全军覆没,大连华农、三河汇福等一批国内大型油脂企业也元气大伤。而国内由外资参股、控股的企业如东海粮油则未受到大的冲击,主要是因为外资企业利用期货市场进行了合理的套期保值操作。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不仅是中国的大豆加工企业,其他的农产品加工企业也应该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加强风险管理,合理利用期货市场规避风险,避免大豆产业的悲剧重演。原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科院研究员王连铮建议,企业应该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同时应该加强期货市场建设,发展订单农业,加强产销衔接,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价格和市场供销的相对稳定。另外应该继续加强对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严格审查,同时加强转基因标识管理。据了解,中国大豆主要是非转基因大豆,而进口大豆以转基因大豆为主。上述佳木斯地区的乡镇党委副书记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由于没有严格执行转基因标识管理,导致中国大豆没有体现出其转基因安全性的价值。一位大豆业界人士甚至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大豆产业税收贡献率低,增加劳动就业率低,科技含量不高,外资只带大豆不带资金,应该采取措施限制外资进入大豆压榨行业。(第一财经日报刘文元)

云中歌破解版

小小急速跑手机版

彩豆子娱乐大厅

桃花源记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