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今天还有多少空头文学家

发布时间:2020-07-13 11:11:06 阅读: 来源:胶垫厂家

4月7日凌晨,鲁迅之子周海婴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82岁,噩耗传来,心情沉痛。

周海婴一生活在鲁迅的光环之下,但他不求虚名,毕生从事无线电研究,过着踏实、低调的生活。

也许很多人觉得周海婴没有传承下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为民族、国家大声疾呼的思想,没能像鲁迅先生一样,成为文学大家。但是鲁迅先生对独子的期许,却发人深思:“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就没有成为“空头文学家”这点来说,周海婴没有辜负鲁迅的期望。作家邹静之客观表示,周海婴没有放弃专业从事文学,而成为无线电方面的专家,这没有什么不好,说明他没有靠父亲的福荫。他的这个评价是中肯的。

周海婴曾说:“不做空头文学家”,我想父亲的这句话至今还有其社会意义。现在这个“家”、那个“家”多如牛毛、数不胜数,到底有几个是货真价实的?所以我建议大家,特别是年轻人,不要急着成“家”,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心里面最踏实。比如说我自己吧,您问我文化艺术方面的事情,我肯定没有多少发言权;但您要问我出版制度改革方面的事情,我能给您讲很多。

周海婴的话道出了重点,与庄严的文学目标相比,我们现在的文学过于“空头”了,也就是有名无实,搞那些公众十分反感的“面子工程”,缺少了务实。务实是什么?是讲究实际、实事求是,把目光聚焦在社会生活上。务实对于国家而言,是兴邦的武器;对于一个家庭和个人而言,也是立家之本和社会立脚之源。

文学家与作家不同,不仅能从事文学创作,还是对时代脉络有所研究的专家。文学家可以崇拜小事,它创作的格局可以小,但气象应该大。

张炼红认为,所谓“伟大的作品”应该“在现实和灵魂之间保持紧密而紧张的关联,从人们心心念念跌打滚爬的生活世界中吸取题材,吐纳能量,应该深度潜入并蓄势介入更广阔的社会现实”,比如一部《红楼梦》展现出了整个封建王朝的衰亡之路,而鲁迅则以“铁屋中的呐喊者”的姿态揭示国民性之劣根所在以引起疗救的注意。罗岗进一步指出,“伟大的作品”必然具备穿透社会的能量,它“不会匍匐在现实之下,而是具有超越性的力量,在批判现实的同时必然存在一个对于未来的美好想象”。

周海婴在2009年接受《北京青年报》电话采访时曾称:现在的青少年写作真心话太少,“假、大、空”太多,匠气太重。而他们是从谁身上学到这些的呢?

反思时下活跃于荧屏之上的文学家,有多少能体会现代社会的呼吸,能传达出社会的痛苦和恐惧,能预见社会的问题并提前发出警告?如若文字变为了继承者的投机手段,那这样的文字有其形,而无其实,只是鲁迅先生所说的“空头文学”。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难道一定要子承父业?随兴趣发展,不是更好吗?——杨苏霖

其实周海婴说出这番话,我已经觉得他比那些“空头文学家”更有思想也更有深度,同时还真正做到了以身作则,保持道德上的高洁。大家都想要孩子成“家”,孰不知成“家”之前至少要成“人”。太多的“文学家”们将文学和商业混为一体,利用文学之名为己谋利,简直糟蹋了“文学”的名号。——胡倩

文学家是不容易当饭吃的。有的人成了作家以后,等于是多少写了些作品,也有些渐渐因生活压力成了业余的了,文学界成了交际的圈子,想法很多,却很难付诸实践。写的东西也不多,质量也不高了,有的即使写得作品很多,也有很多没有时间写的。现在文学读者已经被其他的文化方式吸引了很多,读书的人也越来越少,更加流行一些快餐消费文化,网络文学也成为数量更新的码字大军,好的作品不多。还有就是社会环境和文化出版环境,教育环境都和文学创作有关系。复杂。——刘鹏飞

文字的功能实在太多了,有人用它来经世致用理应不吝掌声,比如鲁迅;也有人钻进小楼成一统,绞尽脑汁写无关现世,只论道理的文本这就不只值得掌声,更值得接受几个时代的集体尊敬,比如苏格拉底。——康夏

术业有专攻。文学家的儿子还是文学家,太没新意了。我们要有创新精神,哈哈。——张晴

把写字都当成投机倒把的人现在可真的是泛滥成灾,八卦成灾的现实更是捧出来各种“家”的源头。如果写点字、出点书就能变成“文学家”的话,那文化积累的意义也就一点都没了。力所能及的做些事情,而不是浮夸奇谈才是对写作的真正认知。不过也许那些头顶“文学家”空帽子的人只是为了生计。——杨文

空头文学家不是空穴来风,从小就被教授写口号作文,在周记里发空头感想、树空头目标、感空头之怀、批空头之判,长大了才发现,“啊,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现在整个文化环境,与其说是浮躁,不如说是务虚。但这并非“文学家”之一家之错。要务实得有胆有血,你务得起吗。还是在自家阳台上对月当歌吧。——杨菁

随着很多文学巨匠的相继离去,我觉得中国的文学家已经寥寥,七零八零九零年代的作家们不具备文学家的潜质,他们读的书还太少,阅历不够,对于民族国家的概念还不清楚,文学家不仅仅是文学层面的,更重要的是道德层面的!鲁迅、冰心、季羡林、巴金等这些文学家之所以会受人敬仰,是因为他们把自己跟民族和国家紧紧联系在一起,心系名族危难,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表达自己对祖国母亲的情感。虽然说现在是和平年代,但是不能把自己的作品跟国家隔离开来,应该对自己的作品和言行负责,我觉得文学家和教师一样,是灵魂的工程师,要有一颗善良真挚的心!——张欢

我们人大了,心大了,但做事不能大而空。如果不能做个通读历史,把握社会进程,看破红尘发展脉络的人,那起码也该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做人,不要躲在父辈的绿荫之下。周海婴是个很伟大的例子,他一生从事无线电研究,虽然格调小,但是他尽了自己的微薄之力,就这点而说不逊于鲁迅。——严颜

一个人从小某(姓)到老某然后是某老,要的人会在某的前面加一个家。当然也有货真价实的家,也有赝品,这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我们必须完善制度,并且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从制度和道德上让货真价实的家更受欢迎,让赝品没有市场,直到灭绝。这是对文学的责任,也是对我们人生的责任。——倪卫校

“空头文学家”并不是单指文学界无病呻吟的文人,更涵盖了各行各业在父辈阴泽下无所事事的公子哥们。周海婴并没有被父亲的光环所掩盖,而是在自己的行业独树一帜。希望时下的官二代、富二代们能够多向前辈们学习。——程鹏丽

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又生活在高度重商主义和市场经济氛围,残酷的敌我战争已经远去,“空头文学家”、庸俗文学家之多,是一种现实。务实及“伟大的作品”出世,需要制度软环境的给力,正如温家宝总理日前谈到“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事件,这种道德滑坡现象的根治,是积极推进党领导下的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大力发展广泛的民众的知情权、选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切实遏制腐败,以积极健康的党风促政风带民风,此外,我实在找不出第二条坦途。——栗彦卿

现在的文化界,功利心太重。人们在用流水线的方式生产文化产品。就像某著名图书策划企业所说的:“用卖牙膏的方式卖书”。这种环境下,空头文学家是最适合生存的。——王俊岭

如果没有那么多“空头文学家”,也就没有我们现在世界第一出版大国的地位。正是他们的存在,让我们的社会上有了很多很多的多胞胎书。而我们花了大把的银子去买书补充知识,最后的结果是,文学家们赚了大把的银子,而我们一无所获。——李特

主要是我们太浮躁了,所以各种头衔,各种帽子很多。——龙在天

回归学问的一片净土,回归其自然态!——李斐

回想鲁迅先生的文章,真是佩服不已。我并不觉得他的文章多么妙笔生花字字珠玉,可是总是披露现实,一针见血,发人深省。虽然他生活的时代不同今日,但也总有好的一面,却不曾见他歌功颂德。而今天生活再美好,也有他的阴暗面,却不见几个文学家把他们手中的“武器”用在正道上。——汪兰

空头文学跟时代背景很有关系,这个社会讲究速度,很多作家为了赚钱不断地出书,数量跟上了,质量跟不上,是因为少了生活的那份沉淀积累,尤其是年轻的作家生活体验不足,没对生活做一番深刻的体验,草率地下笔最终出来的不过是一本毫无营养的书。我们怀念五四时期作家辈出的年代,怀念鲁迅那支可以杀死敌人的笔,反观现在的作家写作越来越浮躁,是为出书而写作,而且由于政治原因很多事情不敢说,有人认为稳定的年代出不了英才,其实并不是的,那不过是人的思想不愿碰撞起来的借口。——高欣婷

盛世大唐,出现过一大批文人豪客。乱世民国,文学大家也是人才辈出。想来并非时势造英雄吧,为苍生立命,为天地立心,或许在这个不好也不坏的年代,还是能出现文学家的。别什么事都往社会身上推,太不负责任。——笔笔的笔

鲁迅对孩子的要求很低,这一点值得广大中国父母学习,没有要求反而能培养出真正的人。——柯勇

真正的文学,“不匍匐于社会现实之下”。但是现在的情况,又岂止是文学匍匐于社会现实之下呢?道德、理想、立场和观点,全都成为了利益和所谓“名气”的婢女,随便什么人,只要肯费心思炒作就能大红大紫,只要肯迎合就能脍炙人口,反而是文学最本质的意义被抛弃和践踏了。在这种情况下,像“鲁迅的儿子”这样有资源有途径成为“家”的人,能拒绝名利的诱惑,用沉默捍卫说自己的话、说真话的权利,无疑是值得敬佩的。——西铭

可以肯定的是,空头文学家就相当于主流相声界,看着官方舆论、相互吹捧而声名鹊起的一群心智麻木、天赋平平的一群伪君子。他们或许在文学方面有一定的专长,但这种专长是靠着填鸭式的教育(或者还有点小聪明吧)堆砌起来的,并不是与生俱来挥之不去的天性使然;我想他们是一群听不到上帝召唤的人,不足以承担十三亿人的文学家这一概念。文学是什么?文学是救赎人类灵魂的东西,更是延伸人类哲学和思想的东西。那些满嘴脏话、嬉皮笑脸、冷漠无情的人,不能是文学家。 还有最重要的,抄袭别人和抄袭自己的,更不能被叫做文学家。——马超

滁州职业装订做

吉安制作工服

保定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