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香烟挽救了两个失恋女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45:33 阅读: 来源:胶垫厂家

北方的冬天只有一个冷字,虽然阳光并不吝啬。点一支烟,以为那样会让我温暖。灰色的烟在指间环绕,身边的烟味厚重了起来。来。我讨厌吸烟的女人,所以我讨厌自己,尽管只是点一支烟看着它燃烧而已。

我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吸烟的女人。白净细长的手指夹着有着淡薄荷味道的烟,包装很优雅,如同她吸烟的姿态。但是,她不是玩烟的,她没有浪费任何一点烟草,将所有的烟都充实到她的肺中了。她有一个男朋友,喜欢他的理由只是因为他吸烟的姿势很帅。我不懂帅是一个什么概念,我只是知道我越来越讨厌她了,如同厌恶我自己一样。

而我另外一个有着十几年友谊的好朋友也开始抽烟了。她说她是活在烟雾中的有着眼泪的鱼,遥远的距离让我无法探测她的生活,我只是说,让我和你一起堕落。她说不要,我说,可是我已经开始了。这个世界一半的人忙着奋斗,而另一半的人忙着堕落。既然以选择堕落,我就要看看什么是堕落的底层。

由观烟,闻烟,我自然也知道了抽烟。我的身上也随身带着烟和一只漂亮的打火机,那本来是要给他的礼物,可是没有必要了。坚强的我为了他流过泪以后,就不再见他了。而现在,烟让我回忆,如果选择现在分手,我会选择让我吸过3支烟的时间来代替那3个冰冷的数字。我记得我找到了他,看着他,流着泪说:“让我数到3,一切就在我面前消失。一,请你的双眼在我面前消失,它的漂亮欺骗了其中嘲笑;二,请你的双手在我面前消失,我以感受不到温暖的拥抱;三,请你的声音在我耳边消失,因为我无法相信虚假的语言。1,2,3,不爱我就请离开我。”他呆在我的面前,看着我在他面前的第一次哭泣。我转身,我消失在他的面前。我幻想,如果我是抽着烟,在吞云吐雾中分手,也许就不会那么的痛苦,烟草的味道可以让我放松和麻木。而现在,我只能让自己迷失在烟雾中来学会忘记。

因为失恋,我学会了喝酒,因为分手,我学会了抽烟,因为寂寞,我学会的上网,因为无聊,我学会了疯狂……我收起可以起飞的翅膀,看自己在悬崖坠落,看着同样的和我一同坠落的人。偶尔,我会排动翅膀停在半空,看着未知的底层,带着恐惧思考。但是我是在抽着烟思考,抽过烟,我还要继续我的路程,尽管我不知道终点是什么,也许是死亡吧。

抽烟,喝酒,上网,疯狂的玩让我和那个女人一样到了借钱生活的地步。两个堕落的女人在一起嘲弄彼此的境域。“出去做吧,我们才可以继续这样的生活。”她那么平静的和我说。“反正我不是处女了,他要了我,然后就甩了我。”我突然为他悲哀起来,对男人的憎恶更加的蔓延开来。男人总是在寻找清纯的处女,找到了又破坏她,然后还要呐喊世界上没有了处女。而女人呢,虔诚的为爱的男人做了女人。和和,我悲哀的笑了。我说,好,我们一起去。她说,“那你不是陪了吗?你还是处女。”我说,“不,可以开一个处女价。”

黑夜中,两个女人在寒冷中散步,我们不知道上哪里可以去出卖最后的东西。于是,我们走到了海边,深冬的海边在寂静的黑色中是那么的可怕。我们沉默着,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都没有胆量去放纵自己了,也许这是我们堕落的最后的原则,如果堕落有了原则,那还是什么堕落?海风吹着我们,一点都不留情,冰冷的身体支撑着悲哀的思想。“其实,我想过死,可是我不甘心,我还没有过真正爱我的男人,我还没有嫁人,我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和家庭。可是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一无所有。”她轻轻地说着,刺痛着我。我知道她是个来自农村的女孩,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东西。“于是,我想找一个人付出,以为这样就可以有了幸福和依靠。可是我错了,我恨男人。男人喜欢游戏,可是女人真的玩不起。我输了,输掉了爱情和我的一切。”她流着泪望着我,美丽的面容有着悲剧的色彩,漂亮女人没有真正的爱情吧。“我们回去吧,好吗?”我搂过她,在夜色的护送下回去了。

以后的日子,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过出去做的事情。我们努力恢复着最初的生活方式。没有了烟,没有了酒,没有了网,没有了总是对我们充满性欲而没有爱的男人围绕。我们平淡的生活,拼命的打工来偿还债务。我们之间没有了言语,只有彼此警示的眼神——不要那么做!

新年,我们终于没有了任何债务,我们相约出去放松一下。我们感受着一切都市可以给予我们的繁华,我们知道这就是诱惑我们的根源。被诱惑着,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们卖了好久都没有奢求的衣服,又大吃了一顿肯德鸡,挤到教堂去听新年的钟声。当那钟声响起的时候,我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泪。“我想抽烟。”她说。“只许一支。”我警告着她。“好的。”她笑着答应了。我们很浪费的买了一包40元的女士香烟,她抽出一只很快的就吸了起来,而我则点起一只看着它燃烧。她骂我浪费,随后又沉默了。我们就那样站在路边,站在淡淡的烟雾中。

“小姐,什么价?”一个男人站到了我们面前。

“什么?”我疑惑着。

“两个都不错,一起的话给个价。”那男人很暧昧,也很恶心的粘了上来。我突然知道自己遇上了什么人。我拉起旁边的她飞快地跑走了。我们跑到海边大笑,笑自己被人当作了“鸡”,笑我们只是抽了烟就被人以为是那种可以买卖的女人。我们笑着,只有海听着我们笑,然后我们哭了,我们抱在一起哭,我们仍掉剩下的所有的烟,我们跑在沙滩上让海风吹走身上所有的烟味,我们发泄着所有没有发泄的情感。最后,我们累了,哭累了,也跑累了,累了,就睡了。

醒来时,我们发现我们两个人都病了,通红的脸和昏沉的脑袋告诉我们是发烧了。我们彼此照应着吃了药,躺在床上,我们相视而笑,她说,“我以后不抽烟了,真的。”

“保证?”

“是的,你也是好吗?”

“没有问题。”

哈哈哈哈……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