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基层经办力量薄弱新农保跛脚难行

发布时间:2020-03-26 17:55:55 阅读: 来源:胶垫厂家

连日来,50多岁的韦定贤开始不断走村串户,征缴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相关费用。作为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百马乡科优村办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经办人员,每月微薄的补贴让他深感吃力。

不仅是韦定贤,近年来,我国多地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基层经办人员都正面临这一困局,提前8年全面铺开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实施后,与之配套的基层经办力量“跛脚”,正成为当前较突出的问题之一。

专家指出,我国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关系数亿农民,但这一制度的基层经办人员力量不足、待遇过低、流动性过大等现象较为突出,对新农保的统计管理、基金安全和长远发展构成一定挑战。

微薄待遇留不住基层经办员

截至2012年底,我国参加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人数达4.6亿人,参保对象分布在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约4万个乡镇、近59万个行政村里。

《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在黑龙江、河北和广西等地采访了解到,配套的基层经办机构尚未完善,使得县、乡两级经办人员任务较为繁重,农村几乎完全靠村委会干部“协办”,基层经办工作困难重重。

大化瑶族自治县位于广西西北部石漠化山区,当地百马乡科优村共有1300多人,分散在7个屯里。“最远的屯需走2小时山路,一些村民不会写字,帮他们登记、复印材料、缴费等,办完参保程序,村委会干部鞋底都磨掉一层。”村党支部书记韦定贤说。

黑龙江省安达市机关事业社会保险管理局局长张茂生说,安达市各乡镇共有新农保经办人员117人,辐射748个屯,有的村七八个自然屯,一个人就得照顾到七八个自然屯,村上的劳动助理从事新农保工作,还“兼职”着计生、民生、新农合、就业等,只要是劳动口的事,都得去做,什么活着急便干什么活。

数据显示,我国20%的县(市、区、旗)没有专门经办农保的机构,30%的乡镇没有农保工作平台;对于办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而言,全国县级经办人员与服务对象的比例达1:19600;乡镇一级为1:14342,村级协办员服务量是1:1470。

待遇微薄正让一些农村经办人员积极性全无。河北省永年县界河店乡副乡长李卫红说,界河店乡有15名协办员负责新农保的征缴、信息统计等工作,其中4人是普通群众、1人是教师,10人是村干部,他们都是靠感情工作,“无偿奉献”。

韦定贤说,在大化瑶族自治县百马乡,当地按每名参保人员补贴0.5元标准作为村干津贴,4名村干每年共650元左右,每人每月补贴仅13元左右,如果不是乡政府下了“行政命令”,很少有村干部愿做这项工作。

由于待遇微薄,致使乡镇经办人员流失现象普遍。黑龙江省肇州县永乐镇共2.3万人,共12名新农保协理员,都是县里统一招聘的大学生公益性岗位,“他们每年几乎人人都报考公务员,考上就离开。”永乐镇劳动保障所所长班玉志说。

记者了解到,我国新农保收缴保费、发放养老金、参保人员权益记录等业务,借助社会公益性岗位聘用人员和村级协办员,实行手工操作,绝大多数行政村没有搭建信息网络,有2000多个乡镇没有银行网点,多数县(市、区、旗)没有业务档案管理场所,县乡两级聘用人员工资水平为当地最低工资标准,队伍不稳定,直接影响了政策的落实和管理服务的质量。

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一名专家称,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是针对个人的,经办能力提高只能依靠政府增加投入,经办工作靠“5+2”“白加黑”,干一阵子可以,干一辈子不行。

经办力量薄弱制约新农保

多名基层工作人员称,目前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实施过程中凸显出的不良现象,应加以遏制,否则将影响这一新制度长远发展,甚至降低群众对制度的信任度和接纳度,进而对这一制度长远发展形成挑战。

首当其冲的便是以行政命令代替“激励机制”模式,正不断影响新政策在基层群众中的接纳度。黑龙江、河北和广西多名基层干部说,许多村委会干部丧失积极性,甚至当面抵触,一些村委会干部向群众解释政策时,不愿花费时间,蜻蜓点水地过,一些群众缴费时对政策并未完全理解,村委会干部对群众缴费的相关困难也不愿过多询问,只是单纯地要求群众缴费,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政策在基层群众中的接纳度。

不仅如此,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在基层的经办人员流动性大、培训少、素质低,对基金安全等方面也构成隐患。

黑龙江省肇州县农村养老保险事业管理局局长孔令伟说,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覆盖有着“点多、线长、面广”等特点,一个人16岁参保,80岁死亡,这一制度需60多年经办,需政策性强、素质高且懂电脑的年轻人从事经办工作,但目前经办人员的流动性如此之强,很容易带来统计数据失真、基金安全等多方面风险。

一些农村代办员大多从本地村庄选出,业务参差不齐,由于没有进行培训、没有明确的管理制度,无法对其进行管理约束。河北省邯郸市农保处处长靖风娥说:“基层协办员无法管理,一旦不正常履职,在填报申请表、上报死亡数字等方面做手脚,将直接影响基金安全。”

西南财经大学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林义说,基层社会养老保险管理服务平台建设和能力不足的问题,已构成覆盖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建设的一项关键性难题,将严重制约和影响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顺利推进和社会养老保险目标的实现程度。

首都经贸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吕学静说,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是一项新制度,长远发展必须将经办机构、缴费机制、激励政策等配套政策都进行完善,国家支付大额财政实施这一新保障制度,如果基层经办力量整体投入不足,便会因服务质量低下使实施效果大打折扣,对新制度长远发展形成影响。

探索政府购买服务方式

“我国要适应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发展需求,应加强与之配套的基层经办力量的建设,避免因小投入不足导致大制度受阻现象的发生。”吕学静说。

专家表示,对于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县级、乡镇经办力量而言,当前增加相关编制、提高经办人员待遇已迫在眉睫;对于村级经办力量而言建议固定相应的村委会干部进行负责,由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实施管理,将整个过程中登记、缴费、资金发放等全部交由服务人员管理。

林义说,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无疑是一大较好的探索,既可避免因经办力量的发展导致行政机构臃肿现象的发生,又能使得相关惠民利民政策得到良好实施。

“我们还可尝试打造基层服务平台。”林义说,在我国农村,养老、医疗、救助等各方面所需的经办人员较多,且人员培训完全无法跟上步伐,建议将这些基层服务力量进行整合,打造基层服务平台,以补充各项事业需要的经办力量,也有利于避免行政人员臃肿现象。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另一大值得重视的建议是,在我国不少农村,应尽早实现村一级养老金收缴发放工作的电子化和信息化,对于节省行政成本、便民、利民等方面都有着较大作用。

专家称,推动银行代扣代缴参保费是一大趋势,但金融机构需达到一定覆盖人群才设网点,我国部分农村探索出新方式:许多村的人口集中处都有小卖部或副食品店,建议为这些店铺提供一些pose机,进行缴费或取款的代办业务,并在手续费方面予以优惠,这一方式既可方便群众,让群众足不出村便可缴费或取款,又能避免金融网点过多导致的资源浪费。

(本版稿件均由记者王昆、管建涛、夏军采写)

(经济参考报)

白癜风发病有哪些症状特点呢

会引起阳痿的因素有哪些

皮肤上长牛皮癣是怎么回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