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百年老站最后告别南京西站客运今天起停止运营图

发布时间:2020-02-23 01:06:56 阅读: 来源:胶垫厂家

百年老站最后告别 南京西站客运今天起停止运营(图)

今晚10点17分,有着百年历史的南京西站将迎来最后一趟列车。至此,南京西站就此落幕,同南京市民依依惜别。

今后,所有南京西站始发终到的旅客列车,都只能在南京站上下客,然后空车返回南京西站的调车场。

一扇门关上了,另一扇门将开启。今天,在南京西站即将搬迁改造之时,让我们一起留住百年西站里那份沉甸甸的记忆。

西站自述 谁渡离愁

他们说,我已经104岁了。我还记得初生的那个时刻,1908年7月的一天,阳光明媚,我睁开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更多人则好奇地围着打量着我。 好高啊! 人群中发出赞叹声。是的,那时候,我是这一片最高的建筑呢。我都不用昂头,就能看到远处青砖灰瓦的民居深处,升起炊烟;能看到茫茫江水如白练,与碧空相连;能看到一条铁轨从我脚下蔓延,直到天边 他们说,这条铁轨通向上海。那是 十里洋场 。十里洋场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但后来我就明白了,因为,三十年后,我这儿也被称为 十里洋场 了呢。

热闹,那可真热闹!我这儿濒临长江、北连津浦线、南接沪宁线,他们说我这儿就是水上、陆上重要的 交通枢纽 。可不是,当时最繁华的港口和最繁忙的铁路线,都在我身边:大马路、商埠街、宝善街一带,商贾云集,洋楼林立。各种肤色、各种打扮的人在我这儿来来往往。偶尔的,我能认出他们中的几个,比如有个老头儿,特别幽默,他拎着棕色公文包,刚下从济南来的火车就对接站的人说: 我这是刚出火罐,又到火炉啊! 后来,他们说这个人叫老舍。再比如有个戴圆眼镜的书生,常常从我身旁走过,离老远我都能感受到他的儒雅俊秀。只是后来他就突然不来了。 啧啧,才子,可惜了。 他们说他叫徐志摩。

我就这样亦喜亦忧地过了40年。看过无数次月亮的阴晴圆缺、墙边的花开花谢,我迎来了生命中的一次转折。那天特务将请愿者们围在我的候车厅。那一夜鲜血流过长街,耳畔杀伐不歇。多年以后,史书上用四个字将那夜撰写:下关惨案。1949年,国民党军队撤退时,将我炸毁。

1950年,我迎来新生,街边依旧繁华,马车、货郎、电影院 他们还给我起了个新名,叫 南京西站 。好景不长,我这儿忽地就冷清了下来。他们说,在城的那边建了个新站。我有了个兄弟叫 南京站 。我这儿的车,后来就渐渐到他那儿去了;人也走了好多。我突然觉得自己老了。看着染尽生离死别的青石长阶,听着过往旅客谈论着我越来越听不懂的 微博 、 控 、 高铁 我好想问问他们,那跑得飞快的高铁,长啥样子;微博又是个什么玩意?我猛然发觉,自己落伍了。

人生,弹指芳菲暮,恰如三月花。从今夜开始,我这儿,就彻底远离人烟。这些日子谢谢你们来看我,让我仿佛又回到往昔的繁华。我会在漫长的寂寥中想起你们。我还记得街边那个供销社的商店是少年们的梦想;我还记得对面的戏院里,常常传出婉转的唱腔。我不知道在我身边捡烟壳的小子们,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身旁小卖部里那个男孩,你的《三国演义》看到了第几章?在站台上拥抱的那对情侣,又是否最终喜剧收场?那个来对面邮局寄信的小男孩,你最后有没有追到心仪的姑娘 我记得你们所有人的模样,只是不知,你们可还记得我?可还愿来送我一程?

尽管时光来去,我依然会在原地,安静地站到两鬓苍苍。但总有陌路人来听我这段往事话本,曾经刻骨的欢乐与伤痕都会变成年轮,那上面一圈一圈,都写着我对这座城市的爱和眷恋。

更多新闻:新闻动态,南京最新新闻,城市在线新闻网,南京新闻网

河北省科学院学报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学报

中国石油石化

相关阅读